三秋书阁 > 子纹 > 桃花世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方继尧在何幼安的扶持下,一脸苍白的现身。

  除了方继威之外,所有人全都恭敬的起身行跪拜大礼。

  “起来吧!”方继尧坐了下来,扫了文风不动的方继威一眼,这才开口说道:“这次勤王世子救了平宁王,回京之后,本太子一定奏请父皇大大封赏。”

  勤王妃听了,脸上没有欣喜,泪水掉得更凶。

  “谢太子爷。”勤王的口气有些无力。

  “世间最痛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勤王节哀。”方继尧出声安慰。

  “谢太子爷。”

  原本太子作客勤王府该是令人荣耀的事情,但现在他最骄傲的儿子死了,勤王的心像压了千斤大石,无法喘息。

  “本太子决定将世子风光大葬,送他最后一程之后再回京。”

  “谢太子爷。”勤王跪谢。

  方继尧站起身,伸出手安慰似的拍了拍方继威的肩。“平宁王留在此处徒增心伤,不如明日起程回京吧!”

  方继威垂着眼,始终不发一言。

  叹了口气,方继尧没再多说,在何幼安的扶持下离去。

  ***

  一大清早,载着方继威的马车从勤王府离开,在出了大门后,马车停了下来。

  勤王府门口高挂白灯笼,坐在马车里的胡奕昕虚弱的扬起嘴角,自嘲一笑,“没想到最后我竟是以这种方法离开勤王府。”

  方继威小心翼翼的搂着她,“我答应你,再过些年,想办法让你与父母重逢。”

  胡奕昕沉默了一下,最后轻摇了下头,将脸给埋进他的怀里,“不用了,就让他们和天下人都以为我死了吧!如此一来,勤王府才能安然无事,你也免于欺君大罪,我父亲心目中,我母亲的完美形象也将一生永存。”

  “你倒什么都想好了,”他轻摸了下她的脸,“只是你心中真对勤王妃无一丝怨恨?”

  “我早看开了,有何好怨的?”她朝他一笑,笑得温柔而真诚,“其实这一生最苦的人是她,抱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过了大半辈子,现在又面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今日我的死……就是对她最大的惩罚。”

  他心里也明白她说的有理,他仔细的看着她,“你的伤还没好,这一路远去,真没问题?”

  “别担心,我没事,只是青青——”她的眼神一黯,“师父说,救不回她的双眼。”

  方继威叹了口气,贺青青人虽美却命运多舛,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因为她的双眸失明,所以方继尧不再坚持让她回京伺候。

  “并非全然没有希望,”他安慰着她,“你师父会想办法医治她。”

  他语气里的信任令她忍不住扬起了嘴角,“怎么,你要开始学着喜欢我师父了吗?”

  “他毕竟是你的师父。”他轻捏了捏她的鼻子,“是看你的面子上,不是我真心臣服于他。”

  她耻笑的看着他,“这关我何事?我听师母说,那日你抱我从相思湖畔回来之时一脸惊慌,跪在我师父面前,求他救我。能让平宁王当面跪下,我师父可得开心数十年了。”

  他佯怒的瞄她一眼,“这一切还不都怪你!”

  “是啊!”她窝在他怀里,“都怪我,怪我舍不得你拿命来换我!”

  他抱着她,这一刻不需要任何言语,两人紧紧依靠着彼此,从此互属于对方,过去全都留在过去。

  §尾声

  今日是当今圣上五十大寿,宫里早在数日前就热闹非凡。

  一大早,平宁王带着身怀六甲的王妃与甫满两岁的小世子进宫。

  虽然胡奕昕什么话都没说,但方继威看出了她的心事重重。

  “是否担忧会见到勤王?”在御花园里,方继威轻声的问。

  胡奕昕抬起头,知道对方继威否认显得多余,“父王可否认得我?”

  今日她一身王妃正服,纵使大腹便便依然娇艳美丽,身上没有太多当年那个大喇喇的世子爷的影子。

  方继威伸出手,也顾不得来去的宫女、太监,轻搂着她,“勤王认得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愿意与他相认?”

  她敛下了眼,转眼三年过去,她改了名姓,嫁给了方继威,在众人眼里,她是平宁王妃胡懿芯,有他陪伴的日子,她很幸福,对于过去,她决心一刀两断,她便不该再留恋。

  “只要远远看着父王,知道他一切安然就好。”

  他搂着她的手微紧,点了点头。

  方继尧远远的看到搂抱在一起的两人,忍不住大步的走了过来,“这四周都是宫女、太监,你们这样搂搂抱抱是想要气死谁?”

  方继威见到他,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别露出这么‘开心’的表情,我无福消受。”方继尧说着反话,又道:“你儿子呢?抱来给我瞧瞧。”

  方继威没好气的看着他,今日是皇上大寿,皇上一时开心要看小娃儿,所以他才勉为其难的让儿子进宫,但宫里人多吵杂,便让奶娘抱着在一处殿内待着。

  “连瞧一眼都不成吗?”方继尧忍不住哼了一声,“真是不公平,想你成亲三年,就生了个儿子,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我却什么都没有,真是没道理!”

  “谁叫你乱搞,弄得自己不能生育。”

  “喂!”方继尧瞪了胡奕昕一眼,“平宁王妃,你这可是大不敬。”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