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夏乔恩 > 下属女友假贤慧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为了不让陶娜娜发现她真正的职业,让整个计划露出破绽,这几天何舒晴一直待在家,或是等到池城下班再和他一起出门约会。直到这天,何舒晴再也待不住,“一个人”背着包包出外血拼。

  四个小时后,她拎着大包小包走出百货公司,在走进捷运入口前接到了一通电话。

  “喂?”

  “小心,‘螳螂’就在你的身后,待会儿搭电扶梯的时候记得要握紧把手,我怕‘螳螂’又想故伎重施。”电话里传来熟悉的浑厚嗓音。

  她甜蜜一笑,就算知道陶娜娜就潜伏在身后,却依旧大方地和电话那头的池城情话绵绵。“你现在人在哪里?我跟你说,我刚刚到百货公司帮你买了三条领带,今晚你试戴给我看好不好?”

  “好,那三条领带我都很喜欢。”池城含笑,话中透露出他其实一直暗中跟在身边保护她。

  “那你晚上几点过来?”她又问。

  “搞定‘螳螂’后马上就过去。”

  何舒晴噗嗤一笑。“好,那我等你‘搞定了’再过来。”

  池城语带笑意。“待会儿我会绕过‘螳螂’,早你一步进入捷运入口,到时你若看到头戴黑色鸭舌帽、身穿灰色T恤、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就立刻跟上,阿伦会拿着针孔摄影机继续跟在“螳螂’身后,只要‘螳螂’”有动作,就会抓住她。”

  “好。”

  “小心。”池城再次叮嘱。

  “我会的。”何舒晴甜滋滋地回应。

  “待会儿见。”

  “好,我等你……”何舒晴挂上电话,继续佯装漫不经心地低头滑手机,直到眼角余光在来往人潮中发现经过精心伪装的池城,才若无其事地跟上他的脚步。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捷运入口,接着搭上电扶梯。何舒晴故意站到电扶梯的中央,接着立刻感觉到有人从背后靠近自己。

  虽说她不确定陶娜娜会不会选在今天动手,但根据陶娜娜之前藏在人群中对她下手的经验来看,陶娜娜故伎重施的可能性相当高,更别说前阵子她不是整天故意窝在家中就是不曾落单,陶娜娜等了那么久,终于在今天等到机会,应该早就按擦不住了吧……

  何舒晴一边思考,一边分神欣赏前方池城高大健壮的背影,突然背后被人狠狠推了一把——

  “啊!”

  纵然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也乖乖听了池城的吩咐抓紧手扶梯把手,可在猝不及防间,何舒晴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整个人向前晃了下。

  “小心!”前方的池城立刻转身,可他还没来得及搂住何舒晴,后头的陶娜娜竟又再次猛力推了她一下。

  “陶娜娜你在做什么!”站在三人后方的阿伦骤然大声喝斥,迅速伸手揪住陶娜娜行凶的左手。

  “你?!”陶娜娜没料到自己会被抓个正着,不禁一脸惊慌,正想扯回手臂逃走,然而周遭被她用来遮掩行踪并预计事后混入其中逃逸的人潮却成了她的阻碍。“怎么回事?”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周围所有人纷纷看向他们,有人甚至刚好挪步堵住了陶娜娜想要向上逃窜的路线。

  “你想做什么?救命!这个人竟然对我性骚扰!”逃跑不成,陶娜娜一脸惨白,决定恶人先告状。

  “陶娜娜你别再演戏了!”阿伦一脸不屑。“你一定不知道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你刚刚意图谋杀前辈的过程已经被我录下来了!”说着,他将陶娜娜抓得更紧。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会吧?”

  “到底是不是性骚扰?”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就在这个时候,稳稳将何舒晴搂在怀里、确定小女人再也没有生命危险后,池城终于摘下鸭舌帽和墨镜,露出他的真面目。

  “陶娜娜,你别再狡辩了,早在你第一次谋害舒晴,我们所有人就盯上你了。”

  “池城?!”陶娜娜不敢置信。

  “你是现行犯,人人都得径行逮捕,你认罪吧。”

  当电扶梯抵达时,池城搂着何舒晴走到一旁打电话报警,阿伦则是押着陶娜娜跟上,而些许好事者也停下来看戏,也有人热心地通报捷运站人员。

  “我没有我没有,我是被冤枉的——救命!谁来救救我!”陶娜娜大声喊冤,聪明的脑袋瓜不过一转,就立刻猜到自己掉入了陷阱,不由得更加惊惧。

  “不用叫了,我手里握有证据,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无法脱罪的。”阿伦咧嘴一笑,将她抓得更紧,甚至故意向周遭看好戏的路人求助。“麻烦在场的各位帮忙做个见证,我真的只是在抓现行犯,可不是在性骚扰,真相如何,待会儿只要等警察来了就能见真章。”

  竟然这么光明磊落?

  围观的路人见状,心中天秤纷纷倾向阿伦和池城。

  没多久,捷运站人员和警察抵达了现场。

  纵然陶娜娜不断喊冤、装可怜,甚至恶毒地诅咒池城三人,可事实就是事实,当警察看过阿伦提供的影像后,立刻将人带往警局,阿伦身为证人自然也要跟着去。

  “我真的搞不懂陶娜娜到底在想什么……”看着眼前被警察带走的陶娜娜,被池城揽在身侧的何舒晴叹了一口气。

  也许当初陶娜娜被池城开除后,一直找不到待遇更好的工作,但若不是陶娜娜先种了恶因,又怎么会得到恶果?事后陶娜娜还把一切的不顺遂都怪在她头上,甚至对她怀恨在心到想杀了她。

  “你不用了解她的想法,她只是一个无法接受失败的疯子。”池城紧紧拥着她,因为终于解决心头大患,整个人明显轻松了不少。

  “我知道。”何舒晴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我只是扼腕她明明是这么好的人才,却……”

  “她不过是自作自受,别再想她了。”一顿,他故意转移话题。“别忘了之前你答应过我要转任内勤人员,这次恢复上班后,你大概还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转内勤?”因为她接二连三被人盯上,他的心脏早就负荷不了了。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我之前就跟我爸妈讨论过了……”何舒晴忽然露出一抹挣扎又难以启齿的表情。

  池城紧张地绷紧下颚。

  “可惜他们……”何舒晴表情更为难。

  “我去跟他们谈!”池城皱眉,握紧拳头。“他们不能永远不把你的生命安全当一回事,如果他们不答应,我就……”

  “可惜他们一点也不希望我转内勤,因为他们希望我能尽早辞职。”何舒晴继续一脸“为难”地把话说完。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