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香弥 > 极品千金奴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方才有些事她并没有禀告太夫人,她只说了少爷对笙笙的冷淡,并没有提及笙笙也对少爷不太理睬,这多少是替她遮掩的意思。

  毕竟少爷是主子,他要怎么对待下人都可以,但身为下人,就不能对主子有丝毫不敬,若教太夫人得知笙笙对少爷的态度,只怕太夫人饶不了她。

  她沉沉叹了口气,只希望少爷与笙笙能早日和好,别再这般闹下去了。

  回到院子里,她看见尤笙笙在擦窗抹地,其他四个原本负责打扫的婢女则在一旁喝茶谈笑,在看见笙笙将地板抹干净后,有人竟故意将茶水泼上去,要她再重擦。

  “笙笙,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茶打翻了,你再重擦一次吧。”

  她看不下去,上前说道:“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这已经不是头一次了,这阵子她们几个常借故找麻烦,不是说笙笙哪里没扫干净,要她重扫一次,要不就是故意将刚抹干净的桌椅弄脏,要她重新擦过。

  “哟,又不是咱们叫笙笙做这些的,你要不高兴找少爷说去呀。”其中一人满不在乎的回道。

  对这些刁难,尤笙笙并不怎么在意,拦住还想再说什么的春芽。

  “春芽,我没事,不要跟她们一般见识。少爷现下是想磨练我,等过阵子少爷满意了,就不会再让我做了,到时候这些事情还是要交还给她们,等到那时……”她刻意没将话给说完,投给她们几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有些话没必要说尽,留点让人想象的空间,会更有威吓的用处。

  其实她们几人对她的习难都只是些小事,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不忍见春芽为她不平还无辜受累,才出声警告她们。

  几人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这才突然想到,不管怎么说少爷没将尤笙笙赶走,就表示要让她继续留下来当贴身侍婢,眼下虽罚她做这些事,但那只是暂时的,等少爷气消,便不会再让她做,届时,可就轮到她来找她们的茬了。

  想明白了这点,她们急忙堆起笑容,一扫先前那种落井下石的嘴脸,换上一脸讨好的表情。

  “笙笙,不是我们想把这些事丢给你做,这不是少爷不让咱们做吗,咱们也没办法。我想再过几天,少爷就不会再让你做这些事了,你且先忍一忍。喏,你忙了一上午,来,喝口茶歇一歇吧。”说着,她们端了杯茶递给她。

  见她们几人前倨后恭的摸样,春芽有些不齿,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大家还要在一个屋子底下做事,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必要闹僵了。

  尤笙笙笑了笑,接过她们示好的茶,友善的表示,“大家都在这里做事,应当互相帮助,没必要去为难谁,你们待我好,我自也会待你们好。”

  “对,咱们都是好姐妹,应当互相帮助才是。”那几人谄笑着附和。

  再说了会儿话后,待她们几人离开,春芽撇了撇嘴,“她们刚才那副嘴脸真教人讨厌,以为你好欺负就踩你几脚,在知道你不是好惹的后又忙着示好,真是小人。”

  尤笙笙心里感激春芽对她的好,握着她的手安抚,“她们同我又没什么交情,也不怪她们幸灾乐祸,你别恼了。”

  “好啦,我不理她们就是了。”春芽见没事了,回房拿出一块布料缝制起衣衫。

  待尤笙笙打扫完,看见她手上在缝的是一袭男袍,笑问:“你这衣裳是要缝给谁的?”

  春芽是个孤女,没有家人,所以这衣裳不可能是为家人而缝,她心忖她该不会是春心动了吧,在为心上人做衣裳。

  春芽也不怕让她知道,娇羞的说:“是缝给喜来的。”

  “给喜来?”尤笙笙蓦地想起前一世春芽被调来卫旭尘的院子后,因常见到喜来,两人似乎互有好感,常有往来。

  接着又猛然思及她今世的命运到现下为止似乎都与前世相仿,最后难保不会再发生喜来诬陷她的事,也许要避开前世的下场,她应当从喜来身上着手才是。

  ***

  “……所以喜来他是十三岁就进了卫府,之后便一直跟着少爷?”

  “没错。笙笙,你看我这袖子会不会做得太短了?”春芽拉起袖管,有些担心不够长,这身衣裳是她私下为喜来缝的,也没量过他的身,因此不是很确定他的身量尺寸。

  尤笙笙仔细看了看,“应当不会差太多,你要是怕太短,要不就在袖口处再补上一截。”她建议。

  “也好,那就再补上一截好了。”春芽裁了一块布准备补上去。

  “对了,春芽,喜来平时不用伺候少爷时,都做些什么?”她有意无意的探问。

  “他娘身子骨不太好,常生病,他放心不下,所以一有空便回去,好在他家住的不远,时常回去也不会耽误多少时间,且这事他也事先禀告过少爷,少爷允了的。”

  喜来母亲先前也在卫府做事,直到前几年年纪大了,身子又不好,才辞了工回家休养。喜来能一进卫府就成为少爷的随从,也是因着他娘这层关系的缘故。

  “那你可知道他平日里往来的都是些什么朋友?”

  “这我就不知道了。”春芽忽然发现她不停的在询问喜来的事,心生疑惑,“笙笙,你一直在问喜来的事,该不会也对喜来……”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