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都是晚餐后的咖啡累事,喝了令人精神兴奋。”玫瑰说。

  “不喝咖啡,一提起那位康公子,你已经精神兴奋。”松柏笑说。

  陆华昌夫妇都在笑。“大哥,”玫瑰追着他羞叫:“你今天话真多。”

  “找到白马王子,我替你高兴呀……”

  他们已分别走向楼梯,蝴蝶飞跑回房间,跳上床,在床头盒子内抓了把纸巾。捂住脸,哀哀哭了起来。

  越想越不服气,小时候一家人都疼她,长大了只不过因为个误会,大家就不要她了,一窝蜂去宠玫瑰。

  玫瑰真是那么好吗?样子又不够她漂亮,身材还差一点儿,人笨功课不好,小心眼,情绪化,妒忌小器……总之,就是不公平。

  她一腔的怨,整晚都睡不着,天一亮就到曾家去。

  曾雯雯在美梦中被蝴蝶拉起来,她拍着枕头迷糊地叫:“你不用睡觉的吗?小姐,太阳还没当更呢。”

  “雯雯,你真是先知,你说的话都灵验了,她们果然有阴谋,原来是要对付我。”

  “唔,晤。”

  “喂!你醒一醒。”蝴蝶捧起她的头:“我好惨,你一定要主持公道,你一定要帮我。”

  “公道,公道……”雯雯头又低垂:“帮……帮……”

  “你没同情心……”蝴蝶一放手,雯雯果然又倒在床上睡了,蝴蝶气不过,走过去打开冰箱,开罐汽水,呷一大口喷到雯雯的脸上。

  “下雨,下雨……”雯雯抹着脸,由床上跳起再跳到地下,像生虾一样,蝴蝶若不是心情坏,一定笑弯腰。

  雯雯定下神,看蝴蝶手里的汽水罐,再看看睡衣上的汽水迹,大嚷:“哗,想谋杀?”

  “家里的人都对付我、欺负我,你不关心还睡大觉。”蝴蝶盯住她。“好好,我这个冤情大使洗耳恭听。”雯雯倒了杯冻果汁,坐在皮椅里,打了个阿欠:“他们怎样欺负你?”蝴蝶坐下来,把昨晚所见所听,全告诉雯。

  “……他们好偏心,只顾为二姐争取幸福,对我完全不关心。”

  “其实,你也不用生气,听她们说,那男孩子是个白马王子,这样出色的人不容易找,把他抢过来!反正你不抢,她们也硬塞你罪名。”

  “我不会抢任何人的男朋友,江森的事我硬吞了死猫,形象都毁坏了。”

  “除此之外,你还能做些什么?”

  “恨他们。”蝴蝶哭了半晚,眼泪已流不出来,大概泪泉枯干了:“爸爸我倒不觉怎样,因为他一向很疼二姐;但妈咪就不好,表面上,她把我当心肝宝贝,老说最疼我。其实,她疼的也是二姐,是她叮嘱着大家要瞒我、防我、针对我。”

  “口是心非,连母亲也如此,真不能非议那些后母。”

  “哥哥更坏,从小装作爱护我,逗了我十七年,根本他和二姐是一伙。”

  “伪君子,卑鄙的男人!”

  “二姐从小就看我不顺眼,但她不应该一次又一次诬蔑我抢她的男朋友,她实在太过分了。”

  “她从不把你当妹妹,没有手足情,冷血的小女人!”雯雯一直唱和音,并由皮椅回到床上靠着。

  “我并不贪心,只是要求公平,大姑母和爹地疼二姐,妈咪和哥哥疼我。”蝴蝶扁扁嘴,鼻子又酸:“我不能一下子全失去,孤立无援。”

  “算啦!都那么大了,难道还要妈咪和哥哥抱在怀里疼呀、亲呀!你现在不需要这些了,很快你会有许多男孩子争着宠你。”

  “怎能相提并论,不同的!结了婚还得要亲人,他们最少应该支持我、维护我,站在我这边,我不能忍受他们扔弃我。”蝴蝶说着说着,坐到雯雯身边。“你准备怎样做?”雯雯滑着身体,终于躺在床上,她很想寻回她的美梦。

  “我要他们后悔昨天所做的一切,我要他们都承认,我比二姐出色,真正值得疼爱。”

  “应该这样做,有什么具体计划,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没有!在家里只是伤心生气,看见你把话说了,舒服些,不过我事在必行!”

  “一定要考虑清楚,计划周详。”

  “对呀。”蝴蝶不断点头。

  “你有没有感到头脑不灵活,思想有点呆滞?”

  “是有点。”蝴蝶打打头:“精神不集中,考数学就糟了。”

  “睡一觉,情况会好些,到时再从长计议。”雯雯把她拉着躺下。

  劳累了大半晚,蝴蝶躺在床上很舒服,眼皮重重的,竟想入睡:“雯雯,躺着舒服多了……”

  “唔……”雯雯已经睡过去了。一家人一夜之间,对蝴蝶亲热起来。

  陆华昌根本很久没有骂过她、说话的语气也温和了,更加没有针对她。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