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她还记着二姐那件事,不准你带我去。”蝴蝶呜呜哭,她就是不服气,又失望又委屈:“我一直渴望去参加慈善餐舞会,那一定很热闹、很好玩……大姑母不公平。”

  “那些小事没有人会记着,大姑母也忘记了;况且那一次都是误会。大姑母是因为你年纪太小,不适宜出席那些场合,而且你又没有舞伴,餐舞会总不能单独赴会。”陆太太的话似乎也有道理,都只怪自己只有一个哥哥,松柏做了玫瑰的舞伴,当然不能再做她的舞伴,大姑母疼玫瑰,也没有理由请她而把玫瑰留在家里。

  陆太太见女儿平静下来,便轻拍她的背:“这样的餐舞会,一年也有好多次,等你长大些,或二姐有了男朋友,一定争取带你去。你快回到大食会去,你是个最没有责任感的女主人。”

  “妈,”蝴蝶用手背擦擦眼睛:“不要让爸爸知道。”

  “你爹地知道还得了?刚才你脾气好大,你也小心别遇到爹地,他就在图书室……”

  蝴蝶释然回到雯雯家,但雯雯又泼冷水:“他们根本不想带你去,其中一定有阴谋,没舞伴,叫松柏带个同学不行?”

  “那些臭波牛?你呀!疑心重、小气鬼……”

  蝴蝶雯雯间听见汽车声,知道父母回来了,便挣扎着起床,想向松柏打听今晚有什么好玩好吃的。

  有没有公子哥儿、白雪公主?她穿着睡鞋,蹒珊地走出房去,才只下了数级楼梯,便听见陆华昌的声音,她一惊便醒,竟站着不敢动。“……开心吧!很久没见玫瑰这样笑过。”

  “她认识了康公子,怎能不开心?”松柏答话。“你认识康丝不开心吗?”玫瑰的声音透着笑意,没见到她的脸,也知道她心花怒放。

  “康丝关我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事?她是你今晚的舞伴。康丝是康先生的侄女,豪门公主。”

  “公主?除了家境富有她还有什么?早知道利用我做桥梁,今晚我就不出席。”松柏打呵欠:“一晚的应酬、跳舞,烦死。”

  “你不乐意助你妹妹一臂之力?”陆华昌说。“既然早已安排好介绍康公子给玫瑰认识,他自然做玫瑰的舞伴,我根本是多余的。”

  蝴蝶越听越奇,去餐舞会怎么忽然有个康公子?康公子是谁?她坐在梯级上,两手围住栏栅,把头伸出一点,否则听不清楚。“大庭广众做媒相睇?你一点都不顾妹妹的自尊心?有你出现,局面就定然得体。你大姑母眼光不错,姓康的孩子很有大将之风。玫瑰,他和江森比,如何?”

  “我不知道。男人看男人,准些,问大哥。”

  “江森白净靓仔,康伟男很有型,见识、学问、仪表都会比江森好得多,如爸爸说的,有大将之风。不管男女,都会首选康伟男,江森和他比差得多,就看玫瑰今晚,心花怒放的表情,就知道了。”

  “我哪有心花怒放?只是餐舞会热闹、好玩,才开心。”玫瑰娇嗔地嚷:“我也没有怎样看姓康的。”

  “没有?你们跳舞时,我瞧见你仰视他咧开了嘴,像蚂蚁见了蜜糖,你!八九对他一见倾心。”

  “没有,我没有,爹地,大哥乱讲。”玫瑰在撒娇,可不是生气:“他把我说成女色魔似的,男孩子我又不是没见过……”

  “嘘!你们轻声点,别让蝴蝶听到。”陆太太第一次开口,她似乎很疲累:“康伟男的事,绝对不能让她知道。”

  “她向来睡得很熟,敲锣也不会醒。”陆华昌说。“还是小心点好。”陆太太顾虑。

  “妈咪,你放心吧!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不会再让蝴蝶抢去我的男朋友。”

  “其实……”陆太太叹一口气没说下去。

  陆太太母女的对话,像一个大锤般,狠狠地敲了蝴蝶一下,她又伤心又痛苦,比任何时候受伤更深,她们总提什么康公子,应该知道,正如雯雯说的,今晚一家四口有阴谋,他们的阴谋是为玫瑰介绍一位出色的王孙公子。

  蝴蝶当然不高兴,她是很在乎父母家人对她的疼爱,以前她老以为自己是家中的宠儿、陆家的公主,最近已经明白,真正的宠儿是玫瑰。

  也无所谓,仍然可以继续争取,起码她还是母亲的心肝宝贝。但是听刚才的话,陆太太不是也站在玫瑰那一边?为玫瑰争取权益不惜隐瞒她。

  每一个人误会她抢姐姐的男朋友都无所谓,她始终认为陆太太相信她、了解她,谁知道最提防她的,竟然是她深爱的母亲,她怎能不伤心?

  经过一段日子,她以为大家已经忘记江森的事,大家不是没提了吗?其实,她们一直在非议蝴蝶,只是,不让她听到,她的心怎能不痛?她好失望,眼睛涨热得要爆炸。“大哥,你喜欢和蝴蝶玩玩闹闹,可不要忘了形,把康伟男的事也说了出来。”玫瑰又在说话。“你对自己没有信心?”

  “当然有!但正如妈咪说的,小心为上,江森的事,你也不想重演一次吧?”

  “那证明你很在乎康伟男,刚才还说没看他。”

  “我还没考虑要不要他,若我不要他,就送给蝴蝶。总之,你要保守秘密。其实,你自己也不希望节外生枝,是不是?”

  玫瑰在笑,十分得意。

  “你不用担心我,还是好好保住康伟男吧!这男孩子很有魁力,你可能也有对手。”

  “我才不担心,李安娣说我唯一的对手是……不说啦!不说啦!妈咪叫我们提防隔墙有耳……”

  “我要睡了,你们聊吧。”陆太太说:“我真没用,多跳几个舞,脚趾都麻了,还是躺在床上舒服。”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