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发生了那天的事,我被大姑母打了,难道还可以跳来跳去欢呼唱歌吗?”蝴蝶想起来心还在痛:“我只好低调处理,少说话。”

  “其实都是我不好。”松柏用拳敲一下头:“我不应该劝玫瑰不可太痴心,江森不是个爱情专一的人,他疏远她可能外面有女朋友……”

  “嘿!终于招供了,原来那天他到玫瑰房间,真是把她和江森的事,告诉玫瑰,但玫瑰为什么不马上发作?”蝴蝶心里暗忖。她就马上跟踪江森,第二天刚巧被她碰上了“啊!原来她要找证据。”

  “但玫瑰也不对,她不应该把大姑妈带回家,她不应该让大姑妈知道这件事,大姑妈一向疼她,自然紧张,她应该当面和你谈,她就会知道,那天其实你是向江森提分手的事。我也和玫瑰说过这件事,她就是死心眼,老认为没有你,她和江森一定会有好结果,亲姊妹为了个不相干的外人,不值得这样。”

  “算了,事情都过去了。”

  “但要你挨打,不公平!”松柏想抚摸她的脸:“现在怎样了,脸儿还痛不痛?”

  蝴蝶一转身,避开,她不能忍受口是心非的人,她对松柏已经没有什么好感:“早就不痛,我是铁打的。”

  “蝴蝶,不要难过,大姑母一向自尊自大,爹地也怕她几分……”

  “我全都明白,我不怪任何人。”蝴蝶挥一挥手。她真是心里有数,总之,她也不再天真,以为自己是家中宠爱的小公主,其实真正的公主是玫瑰。

  “蝴蝶,”松柏捉住她挥动的手:“你真的不恨我们?”蝴蝶技巧地把手抽出来,假笑:“你知道我从小不会恨人,而且全家我最小,每个人都可以打我骂我教我。”

  “其实那天,我……”

  “哥哥,我求求你,好吗?”

  “你说,我什么都依你。”

  “从今之后不要再提那天的事,因为一切已经过去了。”

  “好!我答应你。”松柏释然点头:“今晚请你吃自助餐,好吗?”

  “明天有测验。”

  “你放学后我去找你,然后去看电影。”

  “明天我要打班际篮球赛,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打完。”

  “有空就告诉我,我带你去玩。”

  “以后的日子比较忙,因为学校快要考升级试,而且还有几个比赛举行,放了暑假再说吧。”

  松柏一心要逗她开心,便热情地说:“暑假我们到大姑母的别墅度假……”他忽然觉得不对劲,他像用针去刺蝴蝶,急忙改口说:“其实我们可以到大屿山租屋度假。”

  “好的,到时再说。我要回房间等雯雯的电话。”

  “她不回来考试吗?”松柏表现他的关怀:“她会不会不回来啊?”

  “不会,她答应请求学校让她补考,她念完中七才正式移民,唉!差不多时候了。”蝴蝶说着,已经回到房间去。

  松柏站在外面,轻轻拍了拍门框,他心里面老是觉得不舒展。

  蝴蝶好像有点变,不再开怀亲切地和他闹玩,总觉得她在避他。

  大姑母打她的事,她一定有芥蒂。

  蝴蝶一向太快活又乐观,希望她很快忘记那次最不愉快的事。

  事情真的好像一去无踪,没有人再会提及蝴蝶因为抢姐姐情人被人掌掴的事。

  大姑母没有来过,根本她极少到陆家,一年不到十次,每逢一些大节日才来,如陆华昌夫妇生日、松柏和玫瑰生日。蝴蝶还没有到十八岁,根本没做过生日。倒是陆家一家五口常要到郑家去,比如每年大年初一,要去郑家拜年。陆太太更是每星期去两次郑家,陪这大姑奶奶搓麻将。陆华昌如常对待蝴蝶,毕竟他公事忙,向来在家时间不多,不过他似乎对蝴蝶温和些,起码不会像事发前,他常针对小女儿。陆太太显然在内疚,买了许多夏装送给蝴蝶,连秋冬装,也向日本、英、法订购了。陆松柏根本在赎罪,除送了蝴蝶一对巨型毛娃娃,又送了她一对名牌网球拍,并且常邀请她看戏、拍照,甚至乐意陪她跑海洋公园。蝴蝶最初仍耿耿于怀,因为一切由他而起,便把表姐彭美娜请到,三个人去逛街,她半途溜走,剩下松柏和彭美娜。最出乎意料之外的人是玫瑰,蝴蝶很清楚玫瑰的性格为人,既然认定蝴蝶抢她情人,她起码一年之内不跟她说话,但这次玫瑰并非如此。虽然,她不会对蝴蝶很热情,一向姊妹感情也普通;但是,这次却不同,见了面也有谈几句,只是玫瑰似乎心情一直不好,极少有说有笑,这也难怪的,她失恋嘛,况且考试成绩又不算好,勉强合格。

  不多久,蝴蝶便原谅了玫瑰,她根本心肠软,而且受软不受硬,所以,虽然江森也曾多次约会她,在学校附近苦等,蝴蝶都拒绝了他。

  “我们说好暂时分手,你怎么又来找我,想给我添麻烦?”

  “我们已经分开一段日子没见面了。”江森这些日子,也挨了不少单思。

  “你没听我的话,我说过会找你的,不是你找我。”

  “但你一直没有找我,蝴蝶。”

  “你这人好自私的,自己考完试就想去玩,你不知道我正在考试吗?”蝴蝶和江森分手后,就发生了不愉快的事,心情自然不好,但她并没有渴切地要找江森安慰。对他并非朝思暮想,可能感情还不深厚。总之,从相识到目前为止,还不是太需要男朋友,尤其要偷偷摸摸甚至挨打,何苦?“我不会妨碍你的,我帮你温习功课。”江森用好可怜的目光望蝴蝶:“我天天想念你,蝴蝶,没有你,我心灵很空虚。”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我二姐?她也考完试,她也很空虚寂寞。你知道吗,我二姐真的很喜欢你,你们两个其实也十分登对,二姐很好的,对男朋友又痴心一片。”

  “你为什么总是把我推销给你二姐?”江森无奈又伤心的样子,很不满。“我二姐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她不会无缘无故喜欢你,你以前对她是不是有意思?”蝴蝶第一次提出疑问。

  江森红了脸,挥挥手,想哭的模样,说:“我再一次发誓,如果江森有说过爱陆玫瑰,江森不得好死。”

  “对不起,我只是心情不好。”

  “你没事吧?”江森忙握着她的手:“受了委屈吗?”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