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偏心?要说这话的应该是玫瑰。”松柏用食指轻逗她的鼻尖,说:“你的好处才多:第一,你和玫瑰毕竟是姊妹,为了个不相干的外人翻脸?让一下,给玫瑰一个机会,将来后果怎样,玫瑰也没得怨。第二,尝试没有雯雯、没有江森,你是否真的那么寂寞、没人关心?第三,考验一下你和江森的感情,如果分开了,你每天想念他,觉得没有他根本不能生存,那证明你真的找到了一个心上人;否则,失去了又有什么相干?第四,做爹地的乖女儿,还有……”

  “你烦不烦,一直数下去,我连吃晚饭都不用吃了。”蝴蝶仰起脸咬他的手指。

  “哗!你又扮小狗。”松柏笑着缩手:“怎样?肯不肯听我一次话?”

  “不听也不行,你唠叨得像个老头。”蝴蝶吐舌头扮鬼脸。“答应了,可要算数!”

  “算数,以后再也不敢撒谎骗你。”

  松柏用手背抚她的面颊,他的表情是愉快的,和刚才判若两人,说:“诺言何时实行?”

  “即日生效,今晚通个电话,先通知他,或许要见他一次大家来个君子协定便正式实行。”

  “你真乖,我送你一份大礼物。”

  “是什么?”蝴蝶抓住他的手:“是什么来着?玩具、饰物……”

  “那要看你有多乖,暂时保守秘密,也许你所希望的全都有。”

  “不能赖帐的。”

  “一言为定。”松柏伸出尾指。

  蝴蝶也伸出尾指,勾着他的尾指哈哈大笑……

  晚上蝴蝶给江森打了个电话,江森很紧张,担心她出事,蝴蝶觉得很难在电话里跟江森说清楚,若雯雯在就好,她主意多又肯为蝴蝶出头。

  蝴蝶只是约了江森后天到学校接她下课,无论如何也要找一处清静的地方说清楚。

  蝴蝶也没和江森聊太久,因为松柏请她出外吃韩国菜,正等着她。

  第二天,蝴蝶一下课便回家了,因为松柏补请她看昨天的戏。她回家先到松柏房间,但他的房间冷清清没有人,她只停留了一会便离开,刚进房间掩上门,突然听到松柏的声音,似是由玫瑰的房间传出来,她开了一条门缝,看见松柏果然站在玫瑰房门口,他们声音不大,蝴蝶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内容。

  蝴蝶心慌,糟糕,哥哥把昨天找到她和江森的事告诉了二姐?

  不会的,松柏昨天答应过绝不会把她和江森来往的事告诉任何人(特别是二姐),他从没有骗过她。

  那,松柏到玫瑰房间说些什么?松柏已离开,玫瑰关上门,蝴蝶也连忙掩上门,跑到浴室去。她以为松柏知道她回来,会进她房间。

  但,松柏并没有进来。蝴蝶心慌慌,胡思乱想。

  她匆忙洗澡,穿了条裙子,拿个钱袋,便跑到松柏的房间去。

  松柏正在穿衣服,天蓝的长裤上,配上件蓝黄格子的针织高级名牌上衣,他的皮肤白皙,穿什么颜色都好看,他说:“蝴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校服都换了。”

  “回来不久,只是衣服换得快。”

  “好,我们早点出去,先陪你去吃雪糕。”

  “咦!不知道二姐回来了没有?”

  “她下午没有课,在房间看书,下星期她开始考试。你找她吗?”

  “没事,”蝴蝶摇一下头:“只是想找她一起看戏。”

  “她不能去,你知道她功课老是追不上,最近又没有人替她补习。”

  “哥哥,你放假了,可以帮帮二姐。”

  “所以由明天起我暂时不能陪你,玫瑰非要恶补不可。”

  “我们后完电影立刻回来,你替二姐补习。”

  “不用,我刚替她补习过了。今天我们真的要好好玩一晚,走吧!去吃雪糕新地。”松柏一手拿起白色麻纱西装外衣,一手拖起蝴蝶。蝴蝶终于大大松了一口气,原来松柏到玫瑰的房间是替她补习。

  蝴蝶不禁怪责起自己,她发觉自己越长大越猜疑,越长大越心胸狭窄,她以前是个无忧的快乐女孩。

  吃饭前她要到超级市场,去买两瓶开心果,因为玫瑰最喜欢在看书时吃开心果。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