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不像,一点都不像。”

  “但表姐说我们很相似。”

  “她就想!别说了,我们多跳一个舞好不好?一放手,其他男孩子又挤上来了,要跳第三个舞不容易。”

  “我差不多也要回房间睡觉。”蝴蝶看见江森走过来了,他和玫瑰过来向松柏告别。“二姐的男同学,瞧,我觉得他和你很相似。”蝴蝶待江森、玫瑰走开,对松柏说:

  “是有点像。”松柏突然问:“你是不是已经看上他?”

  “看上他是不是等于爱上他?”

  “差不多。”

  “当然不是,爱上他岂非要嫁给他?别无选择?而且,我今晚才认识他。”

  “无论今天或明天,你不可以爱上他。”

  “为什么?”蝴蝶眨眨眼睛。“因为……”松柏点一下头:“我觉得玫瑰和江森很相配。”

  “二姐告诉你,她看上江森?”

  “她没说,但我看得出她对江森有好感。”

  “但江森也看上二姐吗?”

  “他会的,感情可以培养。”

  “你为什么不和表姐培养感情?”

  “我和她不可能,别说,我们跳舞……”

  蝴蝶和雯雯已经把功课做好,正在等江森,波比今晚有公事应酬,不来了。“哥哥说,无论今天或明天,我都不可以爱江森。”

  “为什么?”雯雯递给她一瓶松子仁。“因为他说二姐和江森很相配。”

  “废话!你和江森就不配?对呀!江森配不上你。”雯雯不屑地翘翘嘴:“我一直以为松柏最疼你。”

  “他是呀。”

  “是呀!如果他最疼你,他就不会下这道命令,你们谁跟江森要好,关他什么事?他偏心,什么好的都留给玫瑰,你哥哥是对你好,但对玫瑰更好。疼你的人又少了一个,现在只有你妈咪是最维护你的。”蝴蝶每次心里难过便扁扁嘴。“幸好这时候又补充个江森,不然的话,可就惨了!说真的,昨晚我也看到,玫瑰对江森,痴痴地望,八九是看上江森。”

  “是吗?”蝴蝶侧着头想一想:“二姐是一整晚坐在江森身边。不过,她请江森做舞伴,他们当然在一起,未必是二姐看上江森。”

  “你这人什么时候才长大?玫瑰请他做舞伴,已经表示喜欢他,否则一堆男同学不请,为什么就只是请他?那还不表示她对江森有意?”

  “二姐真的喜欢他?那我和江森分手。”蝴蝶有点黯然。

  “为什么?”

  “两姐妹争一个男孩子不好。”

  “你是自我牺牲成全他们?”

  “也没有办法,家里每个人都支持二姐,我跟她争,争不过的。”

  “你一点也不喜欢江森?就这样子送了出去?”

  “我是有点喜欢江森,有个人关心自己、照顾自己,实在是不错的,我和江森在一起也很开心,爱好。性格也没有冲突。”

  “既然都对上了,为什么还要自我牺牲?如果玫瑰对你好,或者考虑一下,男朋友重要?还是姐妹情深?但玫瑰一向对你不好,最令人不能忍受的,是她不肯承认有你这个妹妹。”

  “真的,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是亲姐妹。”

  “她没把你当妹妹。”

  “我一直以为她不大喜欢我,看样子她是恨我了。”

  “所以,没理由把江森让给她。虽然,江森并非十全十美,但是暂时也找不到一个比他更好。你们多少也有感情的,虽然未必到谈恋爱的地步,对不对?”

  蝴蝶点了点头。“那就不要退出,和江森继续。”

  “我和江森来往,万一被二姐知道,告诉爹地,我准没命。”

  “哪有这么巧?大家生活圈子不同。”雯雯忽然想起了说:“不过,有两个问题一定要解决:第一,江森在认识你之前,是否和玫瑰拍过拖……”

  蝴蝶抢着说:“我不要做第三者。”

  “第二,他是否一方面追求你,另一方面又和玫瑰保持来往,一个三心两意,见异思迁的男人,还是让给玫瑰吧。”

  “对!绝对的是。”蝴蝶同意。“一会等他来,大家说个明白。”

  蝴蝶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