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就是打牌,晚餐都不吃?”

  “他们在饭厅吃中国菜,刚好一围台,爸妈怕我们拘束。”

  玫瑰念头一转:“江森,你和我一起进去,介绍爹妈和大姑母给你认识。他们一直想见我第一个男朋友。”江森本来想认识陆家的人,但,男朋友三个字,吓怕了他,若他去见陆先生夫妇,便默认了是玫瑰的男朋友,蝴蝶知道会怎样?

  “今天不适合,下一次吧。”

  “江森,你今天好像突然变了,你到底有心事?还是不喜欢我的家人?”

  “我情绪一向不稳定。呀!我应该请你的妹妹蝴蝶跳舞。”

  “不用敷衍她,她只不过是小孩子。”

  “不可以的,我看见每一个同学都请她跳舞,如果只有我一个人不理她,大家真会以为我对你家人不满。”江森说着已站起来,他要赶紧点,迟了蝴蝶又会被其他人请去,他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好久。

  他终于可以轻拥蝴蝶的小腰,握着她嫩滑的小手。“放开一点,别太接近。”蝴蝶轻声说。“接近?再放开我就不算是跳交际舞。”江森抱怨:“你为什么老是避开我?”

  “二姐在看着我们,她眼尖,会看出你是我的男朋友。”

  “她真会告诉你爸爸吗?”

  “会的,爹地下令不准我交男朋友,屋子里每个人都可以告发我。”

  江森只好放下她一点,忽然又抓紧她,用手指轻轻抚她的手背:“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你大哥请了你二姐跳舞。”

  蝴蝶吐了一口气,她问:“二姐请你做舞伴,对你一定有好感。”

  “不如说报答,因为我曾教她功课,她尊师重道,邀请我做舞伴。其实,我一直当她是普通同学,”

  “对了!妈咪曾提过,二姐有个同学,高才生又肯帮助人,二姐很喜欢他,两个人几乎天天通电话,那个人是不是你?”

  “我不否认我是学校的高材生,但和玫瑰天天通电话的肯定不是我,学校还有其他高材生,她又不是我女朋友,怎可能天天通电话?”

  “的确有那个人存在,奇怪,二姐为什么不请他做舞伴,顺便带他回来让大姑母见面,大姑母很疼她,一直想她交男朋友。”

  “或者人家没有空?玫瑰在学校也很活跃,男朋友应该不少。不过我和她真的没有关联。”江森香香她的头发:“我只想做你的男朋友。”

  “我什么都不懂,我不是个理想的女朋友,特别是:如果你和二姐早已有情感,那么,你还是做她的男朋友比较适合。”

  “蝴蝶,我由开始就说,我和玫瑰只是普通同学,和其他的男生没有分别。”江森呼冤:“蝴蝶,你不相信我?你怀疑我?我们马上离开这儿,我再也不和陆玫瑰说一句话。”

  “嘘!轻声点,会引起人家注意。”蝴蝶望向玫瑰,她正在和陆松柏说话。“我可以向你发誓,陆玫瑰怎样想我不知道,我只把她当普通同学看待。”

  “何必发誓?没那么严重!音乐完了,你快回到二姐身边,因为你是她的舞伴。”

  “蝴蝶,我想跟你详谈。”

  “今晚绝对不行!这是我的家,爹地、大姑母都在。”

  “好!明天你来我家。”

  “你还是到雯雯家吧。”蝴蝶已经放手走开,走到松柏身边。“今晚开心吗?”松柏问她。两个钟头内,蝴蝶和松柏才只不过跳第二个舞,蝴蝶欢迎程度,可想而知。“开心,有得吃、有得玩,”蝴蝶看着烛光在晃动:“又可以和许多男孩子跳舞。”

  “你的心就是这么野。”松柏皱了皱眉头。“热闹好玩嘛!又不是和他们交朋友。”

  “一个也看不上眼吗?”

  “唔!没有。”蝴蝶抬头看松柏:“在我的眼中,哥哥是最英俊、最迷人的。到目前,还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你。”

  “是真的么?”松柏一低头便见到她的眼神,她那双桃花眼溜溜转才真醉人心魄,真惹火:“如果有个人和我一模一样?”

  “外表像还是性格像?若他是暴徒或是赋匪呢?”

  “内外全都一样,像复印版。”

  “那我会毫不考虑地嫁给他。”蝴蝶得意地侧侧脖子:“不用花精神去找别的人选。”

  松柏笑了笑,轻拍她的腰,蝴蝶伸手去搔他的脖子,松柏最怕她搔痒,他缩上脖子笑不停:“别调皮,我倒在地上会出洋相。”

  “我可以停手,不过,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蝴蝶也笑得开心,她和松柏感情好,从小玩到大。“说吧!喂,嘻,先停手……”

  “你到底喜欢怎样的女孩子?”

  “你上个月还说,你记得你六岁生日时,我对妈咪说过的话。”

  “我们都记得,你说,等我长大了,娶我做大少奶。”蝴蝶又咭咭笑,她觉得很好玩。

  松柏吐口气,因为蝴蝶停止搔他:“所以,我将来的女朋友,一定要和你一模一样。”

  “根本找不到一模一样的。我们是亲兄妹不可以结婚,你又要成家立室娶嫂嫂,怎办?”

  “你可以找到一模一样的我,我为什么不可以?”

  “我只是希望罢了,根本找不到一模一样的,七八成也算了。我和表姐是不是有几分相似?”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