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谢谢表姐。唷,我差点忘了花球。”

  “什么花球?”

  “一朵红玫瑰、小撮满天星加一个丝带蝴蝶,可以放在襟前,可以扣在腰下,很漂亮的,每人有一个,我要去看看,等会儿舞会要用……”

  蝴蝶去拿花球,江森马上追上去。

  “你为什么一直避开我?我来了快两小时,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多谈,你记着,你是来参加玫瑰的生日舞会,你可不是我的朋友。”

  “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和玫瑰只不过是普通同学,我和你才是真正的朋友。”

  “但今晚不是。你应该明白我的,你不是希望我被爹地打一顿吧!快回去陪女主人。”蝴蝶匆匆离开。晚餐后宴会的人在清理舞池,把长桌搬走,蝴蝶提着一篮子花球逐一送赠。

  玫瑰也走去监察烛光。

  蝴蝶把小花球交给江森时,江森轻触一下她的手,双眼情深地望住蝴蝶。

  蝴蝶慌忙缩开手,离开时向他甜甜一笑。

  江森一直目送蝴蝶的背影,翩翩而过,每个人看见她可爱都逗逗她,她一直笑眯眯的,真的很吸引人。

  江森巴不得握着她的小手,香一下。虽然不能接近,但偶然交换一个眼神,江森已经感到很陶醉。

  江森把花球放到鼻子前,嗅一下又吻一下,然后扣在西装的口袋上。

  最后一个花球属于蝴蝶,松柏问她:“喜欢扣在哪儿,我替你扣。”

  “我哪儿都不想扣,我全身都是花瓣设计,再加花球,太俗气了。”

  “对!有见地。”松柏称赞她。这时彭美娜刚把花球扣在左腰间,她抿抿嘴:“不放身上放在哪儿?”

  “你的舞衣丝条简单明朗,花球扣在腰部增加了美感。”蝴蝶一本正经:“我没有戴手表又没带手镯,我想把花球绑在手腕上。”

  “好。”松柏赞赏:“那才突出。”

  “这儿有多余丝带,哥哥,替我把花球绑上,好吗?”

  “乐于效劳。”

  舞会已经开始,灯光加上悠扬的音乐,气氛的确很罗曼蒂克。

  虽然,江森口口声声说不会做玫瑰的舞伴,但,玫瑰一直在他的身边,自然地,他还是和玫瑰跳第一个舞。玫瑰的几个女同学,坐在贴场的椅子上,由于没有人邀请,便聊起天来。

  陆松柏果然和蝴蝶跳第一个舞,他们翩翩舞过几个女孩子的面前。

  “玫瑰的大哥好英俊。”

  “他和我们同一间大学。”

  “是吗?玫瑰没有说。”

  “他和我们不同学院,他是工学院的学生,有一次我去找堂兄,见过他,由于他特别英俊,他由工学院走出来,像一道白光,马上把我吸引住。”

  “由那天开始,你就暗恋他了?今天好机会,你大可以请玫瑰帮忙做媒,接近她大哥。”

  “我会照镜子的,我以什么配他?齐大非偶。”

  “真的,我们几个都没有条件。”

  “你看,连我们同系的男同学都不来请我们跳舞,宁愿排队等玫瑰和她的小妹妹。”

  “玫瑰一家人都漂亮!特别是她的妹妹,小仙女一样,真是好美好迷人。奇怪,玫瑰一直只说有一个哥哥,从来没说过还有姐妹。”

  “你有没有发觉,玫瑰人还不错,就是妒忌心重。在学校,她只跟我们几个丑小鸭来往,那些有几分姿色的女同学,她是不会和她们交朋友,见了面,也只是点头打招呼。”

  “其实,她已经是校花,没人比得上她。”

  “问题就出在这儿,她的妹妹比她更美丽,有她妹妹在,她做不成第一美人,所以不愿提。”

  “既然这样,就索性不要请我们回家,我们不到她家来,永远不会知道她有个更出色的小妹。”

  “但是,她只有开个舞会,才可以有更多时间接近江森。她喜欢江森,你不知道吗?”

  “你不要说成玫瑰追求江森的样子,凭外貌人才。家庭背景,玫瑰配得起江森有余,我就不相信江森不喜欢她。而且,追求玫瑰的人又很多。”

  “但玫瑰情有独钟,不喜欢其他男孩子,只喜欢江森。江森也怪怪的,对女孩子忽冷忽热。”

  “高才生,人又英俊,姐儿爱俏,听说文学院的女生,也向他抛媚眼。”

  “怪不得玫瑰要套紧他……”今晚舞会,最抢镜的人竟然是蝴蝶,最受欢迎的人也是蝴蝶,大家争着请她跳舞。

  奇怪的是,玫瑰并没有因为蝴蝶风头盖过她而生气,今晚,她似乎特别开心。

  也许是江森一直守在她的身边的缘故。“你爸妈出去了?”江森很想见见她的父亲,到底严肃成什么祥子,令蝴蝶见到他,也不敢和他接近。“他们没有出去,在后面厅打麻将,开了三张桌子。”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