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二姐,我是说要好的同学。”

  “中学要好的同学,就只有我一个人能进大学,其他的都出国念书。”

  “大学的女同学呢?”

  “大学?”玫瑰抿抿嘴:“没有要好的女同学,竞争大!”

  “竞争?你不是说只要科科合格能升级,不会和人家争第一?”

  “我又不是说功课竞争。”

  “那还有什么竞争?你又不喜欢运动赛事。”

  “你不懂,别问。”玫瑰不耐烦:“时间迫近了,我们还没有决定由哪一间酒店供应自助餐,我还是想请一队五人乐队演奏怀旧音乐,但往哪儿找……”

  终于还是由陆华昌做主,请宴会公司包办一切,省得女儿担忧心烦,反正陆家富裕。

  “孩子都日渐大了,”他还对妻子说:“松柏大学毕业便会交女朋友,玫瑰当然追求者日众,连最小的那一个,一过十八岁生日,也会有不少男孩子追求她。家里也因此会常请客,我不希望你费神,还是请个管家吧!遇有节日、请客,也有人去忙去做。”

  陆太太以前抗拒请管家,因为陆华昌的母亲会认为她不是个能干的家庭主妇:“她懂什么?佣人指挥官,佣人一走,她就哭了!”

  为争一口气,家里佣人众多,陆太太还是凡事亲力亲为。

  如今陆老太太已过世,无须向他人展示实力,她也想舒舒服服享福,并不反对请管家。

  既然一切有宴会公司去办妥,玫瑰两姐妹就空闲了,只要把舞衣的问题解决,就可以等待那天来临,玩个痛快。

  陆太太以前受了一个闺中知己的影响,喜欢穿旗袍,因此她雇一名中国裁缝师傅,后来孩子多了,穿旗袍不方便,她又加了一位做西服的服装师。到玫瑰十八岁时,嫌那服装师的设计老土,便又换过一个新派的时装设计师。

  现在把他请到家里来。

  她们平时穿的衣服,都是从百货公司买的名牌便服,只有去参加亲戚的宴会或舞会,才会请设计师回家设计新衣,避免宴会中与别人穿同一款衣服。

  零用钱、购物、衣着,陆华昌夫妇对儿女们都很放纵,逛百货公司,任由他们买多少东西都不加阻止,甚至不加意见任由子女喜欢,反正公司会送货。

  至于舞衣,喜欢什么料子,要设计多少套,都由他们自选,陆太太偶然会给小女儿一点意见,母女俩商商量量。

  玫瑰的舞衣她就不管,也管不来,比如她若建议玫瑰穿桃红色,她就选蓝色,母女之间,品味相隔千里。

  陆太太索性民主到底。

  她自己缝了套黑色钉珠片晚礼服,贵重高雅。

  彭美娜到陆家,先打听陆松柏那天穿什么晚礼服。

  玫瑰十八岁生日时,她穿的晚装和陆松柏穿的,相撞得很厉害。

  “哥哥有没有跟你说?”蝴蝶问。

  “说什么?”

  “二姐二十岁生日舞会,他很特别,他一共有两个舞伴。”

  “两个?”彭美娜吃一惊:“他在大学交了女朋友?一交还两个!”

  “不,其中一个舞伴是你。”

  “另一个呢?”不管一个两个,松柏有新对象,她怎能不心慌?

  蝴蝶笑嘻嘻指住鼻尖:“是我!”

  “他真的没有交新女朋友吗?”

  “没有!五月前他也没空理这些,考毕业试要紧。等考完大试,或许会活动一下,一向有女同学追求他,但他都不理。”

  “呼!”彭美娜松一口气:“那就不用怕,到时我会看紧他,他一有所行动,你马上通知我,不过,你怎会又是他的舞伴?”

  “因为我没有男朋友,妈咪说没有舞伴不能参加舞会,我便请哥哥帮忙,他支持,我马上答应,但妈咪提醒他,一定要请你做舞伴,于是,他就变成有两个舞伴。表姐,你不会怪我做电灯泡?”

  “不会,有你才好,表哥冷口冷面,我们相处,经常出现很僵的局面,我不知道如何应付,有你打圆场才好,所以,蝴蝶,以后你在表哥面前多替我说好话,因为我知道表哥疼你。”

  “我知道了,其实,我并不是太笨。”

  “其实,我已经很努力,但表哥没有什么反应,他对女孩子好像兴趣不大,老是冷冷淡淡,你猜,他是不是比较喜欢男孩子?”

  “是呀!他对男生比对女生好,有空也会去和队友打球。”

  “我不是说这些,我怕他喜欢搞同性恋。”

  “你担心我哥哥是基佬?他不是,他最不喜欢男人娘娘腔。”蝴蝶连忙说:“他的好朋友都是波牛!”

  “希望他真的因为功课忙才冷落我。”

  “一定是的!”蝴蝶安慰她:“到今天为止,我知道哥哥仍然没有其他女朋友,你的机会始终最大。还是好好地设计一件漂亮的舞衣吧!”

  “我会,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表哥今天又不回来?”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