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无所谓,反正有皇牌在手,通过波比,转告蝴蝶,狮子头很想念她,她刚人迷,一定会来看小鱼,你乘机可以接近她,甚至天天见面。”

  “二哥,你把我说成个卑鄙小人。”

  “情场如战场,想把靓女追到手,一定要出尽法宝,我不觉得你卑鄙,你是醒目,懂得抓机会,明白吗?”江彬拍拍弟弟的肩膊:“看样子青出于蓝,你比我更会控制女孩子。”

  江森不语,低头一笑。

  一家五口看完镭射影碟,下午茶也吃过了,在闲谈。陆太太继续编织她尚未完成的毛衣,蝴蝶贴住母亲,和哥哥讨论刚才的剧情。

  “爹地,你记得下个月有什么重大的节日?”玫瑰俯身前去拉父亲的手。

  两父女经常说悄悄话。

  “儿童节。”

  “唔,爹地,你好坏!”玫瑰在撒娇。

  “对对!我忘了你已经亭亭玉立,不再是儿童了,儿童节也不再是大节日。”陆华昌哈哈笑:“玫瑰公主的二十岁生日,对吗?”

  “对啦!”玫瑰咭咭笑:“爹地,我有个请求。”

  “想要什么生日礼物?”陆华昌摸摸她的下巴。“我什么都有,吃的、玩的,都不缺乏,我只想生日那天开个派对,热热闹闹开心一晚。”玫瑰摇父亲的手:“你答应我!”

  陆华昌未敢答应,望住妻子:“妈咪,我们刚才的话,你听到吗?”

  “听到!”陆太太反应很缓慢:“玫瑰,你十八岁生日,我不是为你广宴亲朋,盛大庆祝?”

  “妈咪,不同的。”玫瑰去求母亲,显然这件事对她很重要,因为,她不大喜欢向母亲请求,母女感情比较淡薄些:“我十八岁的时候,我只有同学,根本没有朋友;大学就不同,范围扩大,未必同系也可以交朋友,而且上次请的大都是亲戚,长辈太多,玩得拘束,今年我想开个餐舞会。”

  “妈咪!我们家还没有开过舞会。”蝴蝶支持玫瑰,因为她贪玩,而且,日常家居生活也平静单调些:“开舞会好好玩!”

  “你会跳舞吗?”陆太太瞄她一眼笑笑。“会,连怀旧交际舞我也会,雯雯教我的。”其实是波比教她,波比、雯雯、江森和她也去过一次的士高,但她在父亲面前,绝对不敢提男孩子的名字。“开舞会啊!你又没有舞伴。”

  “可以……”本来想说可以请江森,马上醒目把话题一转:“可以请哥哥做我的舞伴。”

  “哥哥有彭美娜做舞伴。”陆太太喜欢逗小女儿:“他不要你!”

  “哥哥,求你行行善,两个舞伴不碍事,表姐也不会介意,”蝴蝶去缠陆松柏:“要了我吧!”

  “好!我要你。”松柏早就想表明心迹,他真伯父母误会他看中了彭美娜:“连彭美娜也不要。”

  “那不行,表姐会伤心,就要我们两个吧!”

  “你真烦!我一个人怎能应付两个,我到时给她找个男同学。”

  “妈咪,看样子他们三兄妹都喜欢开舞会!”陆华昌也为女儿争取。

  “我不是不喜欢家里开舞会,只是每次家里请客都由我一手一脚策划,实在很累,没必要我不想动。”

  “妈咪!”蝴蝶搭住母亲的肩膊:“由我和哥哥二姐去筹备二姐的生日舞会,你就不会劳累。”

  “你们会吗?晚餐舞会,又要吃餐又开舞会。”

  “妈咪,”玫瑰第一时间抢先:“我们会,都包在我们身上!”

  “我们可以请妈妈指导,妈咪什么都不用做,只做指挥官。”蝴蝶用小手轻拍母亲的肩膊。

  “那我岂不威风?”陆太太始终觉得小女儿的话动听。

  “妈咪,”陆华昌乘机说:“给他们三个一次发挥的机会吧!”

  “好的!”陆太太点点头,看在谁的份上也好:“不过,松柏就未必有兴趣。”

  “哥哥会帮二姐的,是不是?”蝴蝶嘻开嘴。

  “小鬼,烦死!”松柏打她伸过来的手:“帮忙可以,但不准一整夜拉着我跳舞。”

  “得啦!抓个名嘛!二姐会请许多男同学回来,我才不担心没人陪我跳舞。”

  “但第二天你还要上课,我最多批准你延迟一小时。”陆华昌对蝴蝶笑容就不多,很严肃地说:“你一点钟一定要回房间睡觉,还有,不准和大学的男生玩得太疯,你还是小孩子,别因为交朋结友误了学业。”

  “知道了,爹地。”蝴蝶垂下头。

  “你真是,她只不过贪玩,根本没想过乘机交男朋友。”陆太太为小女儿抱不平:“她从来没有交男朋友的意思。”

  “我只是提醒她,你知这蝴蝶玩起来就疯,没分没寸!”

  “就算交个男朋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你也说过只要不影响学业。”陆太太永远偏帮蝴蝶:“小孩子活泼些好,太静会生病。你们三个还不去商量怎样筹备舞会?”

  蝴蝶开心得跳起来,去拖松柏。不用面对父亲,她就活泼。

  玫瑰表示舞会请二、三十个同学,但多少男,多少女,姓名就没有透露,因为她还未决定,数目是方便订晚餐。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