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岑凯伦 > 蝴蝶梦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有了男朋友,那天爹地对二姐说,进了大学,可以交男朋友、拍拖。”

  “那是爹地说的。”陆太太点了点头:“玫瑰也有跟我说,她打电话问功课,她从小就喜欢问功课。”

  “二姐一直有哥哥教她做功课。”

  “但最近松柏功课忙,不是每天回来,玫瑰告诉我,大学里有个男生,功课非常好,她常向他请教,他不单只功课好,人又好,喜欢帮助别人。”

  “常问功课常接近,二姐长得漂亮,那大学高材生,一定会追求二姐。”

  陆太太笑:“玫瑰美,但还比不上你!”

  蝴蝶偷笑,又放一颗栗子进母亲嘴里。

  “玫瑰比较像我!”

  “唔!妈咪的意思是,我不像你了!”蝴蝶撒娇。

  “也像。但有没有听过,青出于蓝,做母亲的都希望女儿比自己漂亮,你正是这样,将来长大了,一定有许多男孩子追求。”

  “妈咪,我已经不小了,十七岁啦!”

  “你不是向妈咪暗示,想交男朋友吧?嗄,哈……”

  “学校都是女孩子,又没有男生,哪来男朋友?想都没想过。”

  “不用急,男朋友多着,如果我们美丽的蝴蝶没有人追求,那才是最可笑的童话。啊!你不用给我剥栗子了!”

  “不喜欢吃?”

  “吃够了!你自己慢慢吃。”

  “我回房间,一面看书一面吃。”陆太太看着女儿的背影飞上楼梯,笑容一直在脸上。两个女儿,小女儿亲她多一点,大女儿比较亲爹地。

  造成两个女儿的倾向,也是因为陆先生从小宠大女儿;而她把蝴蝶纵惯了。

  其实,夫妇俩每人疼一个也公道些,免得厚此薄彼。

  陆松柏最好,得到了父母的爱惜和妹妹们的尊重。

  当然,他又是陆家唯一的儿子。

  物以罕为贵,人也不例外。

  波比和蝴蝶、雯雯看完电影,去吃下午茶。

  两个女孩子在谈论剧情。雯雯见波比转头向右面,又向那边点头微笑。

  她好奇,也朝那边望,和波比交换微笑的是个男孩子,二十岁左右,皮肤白皙、斯斯文文,倒有几分像陆松柏。

  雯雯转转眼珠子,望望蝴蝶,心一动,便问波比:“你认识那男孩子?”

  “中学时代的师弟,比我低几班,本来不可能熟悉,但有一年,我们分别下课途经球场,突然一个球向我飞过来,他在后面大叫一声,我闻声扑在地上,避过一球,他救过我,是我的小恩人!”

  “既然是恩人,为什么不请他过来喝杯茶,反正他一人。”

  “你们不介意吗?”波比已站起来。

  蝴蝶摇摇头,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自管自吃芒果蛋糕。

  不一会,波比就把一个高高的、白净清秀的男孩子带过来。

  波比为两个女孩子介绍。蝴蝶抬头一看,也觉得他有七分像陆松柏,不由对他产生好感。

  他握着她的手,双眼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一副惊艳模样,手没有放开的意思。

  雯雯偷笑,蝴蝶面红,波比不满地叫:“江森!”

  “噢!”他慌忙放开手,脸比番茄更红,尴尬地坐下。他向波比道歉:“对不起!刚才真失仪。”

  这些日子,波比一直很喜欢蝴蝶,但他自己也感觉到,蝴蝶一点也不喜欢他。

  他照过镜子,想过,觉得实在配不起蝴蝶,不过仍乐意和她走在一起。

  他拍拍江森的肩:“你小时只喝牛奶,现在大了,敢不敢喝咖啡?”

  “我刚才已经喝过咖啡了!”

  “多喝一杯无妨!”波比伸手召侍应生:“你的朋友还没有来?”

  “不!今天学校假期,我们几个同学约好去看展览会,然后来喝咖啡。因为我要等二哥,同学刚走了不久,我二哥也快来了!”

  “你二哥念完书没有?”

  “早念完了,已经是一间广告公司的设计师。”

  “你大姐呢?”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